阿尔山旅游网

致哈伦阿尔山(组诗)

发布日期:2015-07-22 作者:阿尔山旅游网 点击数:88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恍然一梦

我来到,已不是我来到
今生到此,已不是今生
从哈伦阿尔山的天空,缓缓降落
我是借用飞机,打开了翅膀。

我在云层中,穿过一层又层的缥缈
用的是上亿年前伫望的目光 
层峦啊,叠嶂,那7408.7平方公里的辽阔
热的圣水,捧着无边滴翠的新绿
浩大的美,让开一条鲜花簇拥,百鸟齐鸣的路
空气清冽、山川壮阔,哪里都是美。

                      2015/6/18   清晨


在玫瑰庄园或玫瑰峰

我先迷醉于柔软的花 ,而后
就是风吹动着的无限辽阔

在这里,我回到了小,回到一株植物的柔软
回到一缕风的轻,回到一朵云的淡
回到大地的芳醇,便融入了花草。

明亮的黄莲花迎面而来,那一丛丛,一簇簇
芳香摇曳——
花岗岩的石阶,逶迤的路,她们待立两侧
伸手相扶。依次而上 
抬头,便是黄的虞美人,紫的火柴花

天外有天啊  
至山顶,轻风化细雨,天风荡漾。
是谁布下霏霏迷蒙,骤然又云朵四散
在无尽的辽阔里,长衫飞舞
欲策马飞奔
也再一次,错把自己当成仙女。 

那幽蓝幽蓝的,细碎的花朵,是天空撒落的眼眸
我叫她们星星草
俯下身去,就化为其中的一枚

                                  2015/6/18  清晨


拜伏

抬头是美、低头是美;左看是美、右看是美。
我的眼睛,不够用了,浑身的细胞都在打开
都睁大了眼眸。
我的神思,不够用了,从天上奔涌的白云
低垂的白云,舒卷的白云,一下子又落到
辽阔的层峦,无边的绿,推涌着无边的绿
那些黄的、白的、红的花朵
那此甘洌清醇的河流,那些风指的方向

起伏的山峦,叠翠的山峦,我的神思同你们一起
起伏、奔涌,还不够。
我的静默,无以装下巨大的寂静
我想放歌,却有什么堵住了咽喉
那些潜藏的河流啊,那突然又涌出来的
水流,让我保持长久的缄默。闭上眼
有什么从我的双眸中奔涌而出

缓缓地,缓缓地把自己放下来。那一时刻,
我必须是这样的
双膝跪地。长生天啊,阿尔山,我的大内蒙
放逐天涯的女儿,终于回来
必以跪伏的姿态朝拜,方可领受这大美
必以旋转、飞翔、跌落的舞姿
方可领教蒙古女儿,骑马飞驰,身轻如燕的绝技。
必以单膝之血,点燃碧波,领取一湖红杜鹃的
仙风傲骨。

那灼热的红啊,不染尘埃
醉了满天飞云

                                    2015/6/18  上午10点 

 

驼峰岭天池

抵达你,我要经过山风的吹拂,万云的拥戴
经过漫地的黄花展开的辽远。我还需抵御
石海翻涌起的云霞,抵御
万籁寂静中,一眼眼山泉抛出的魅惑。

这一路的行程,白桦林中隐匿着梅花鹿
针叶林里黄羊休憩,那突然划过的一道闪电
不是天鸟飞过,就是红狐亮相。
更有素日里我深爱的,与之缠绵不已的
花花草草,那些红的、黄的、白的
和紫的,都足以令我神魂颠倒。

而我此时,不能颠,也不能倒
我即将看到的是,上天巨大的明镜
看到天光是如何倾倒。而我来
天雨洗亮了银河,白云奔涌,低垂成花朵。

流传千古的驼铃已响起,声声滴翠
从无边的阔远里
翻过起起伏伏的山脉—— 

沐天光、揽云霞,清风浩远
在鸟瞰台,我看见仙人走过的足迹
我看见,蓝天晃动醉影,白云临镜梳妆 
我看见,每朵白云里都住着神仙
我看见,一朵兰花拥着另一朵兰花,逶迤而上
逶迤而下,我为她们命名——兰铃儿
我看到古老的石头绽放丝绒的花朵。
 
请原谅,我在明镜高悬,万籁静寂的天池之畔
在骆驼的腰峰辗转歌咏,饮下无尽的美色
又一次,错把自己当成神仙

                               2015/6/19 上午


大峡谷也叫红河谷

我来此,也是水与火的交融
就像那满目滴翠 
就像水亮的柳叶绣线菊,她在灼热的阳光下
绽放在堆积成岭的,火山熔岩之上。
在针叶与白桦遮蔽的林荫中,逶迤行走
是水奔向火,是火燃烧着水。

浩荡的,逶迤的,绵长的哈拉哈河
于此,再不是波光潋滟,温婉含情
你是悬落的瀑布,奔腾的火龙
你是大地撕开的一道伤口,你是深深地嵌入与
降落。你是弥合又开裂
不,这些都不够,你是远古的一道闪电
而后,便是滚滚的雷鸣,火星迸溅
抛落满天橘红

是生命的澎湃与涌动,积压太久的
喷发与潮汐;是火龙招引着火凤凰
他们的凌空一舞,万里江山为此
倾倒—— 
是寂灭的火,回到暗影里的思索
是闪电降服于大地,嵌入时光的褶皱

光与影,水与火,电闪与雷鸣
顺应了时光的流水,自然的安排。
就像四季顺应了四季,沧桑的古老
顺应了天理,我顺应了血脉的奔涌。
找寻、相遇,宿命里的那个自我
当娜仁遇到了琪琪格,我是草原大地上
明亮又艳丽的花朵

此时,我从高而下,就是阿尔山的天空
飘落在大峡谷的一朵红云。
在柴河源,伸出手触摸积雪,就触摸到了冰川
融化、奔涌——
十万里长河,波涛激荡,鱼翔浅底。

沉寂——若谷、若虚
我生命里响起了回声——红河谷

                                     2015/6/20清晨


杜鹃湖

五月中旬的到来,仿佛晚了些
以“杜鹃花”命名的湖,我们错过了它的盛开。
繁华过后的寂静,是另一种好
像雨后的彩虹,在天边渐行渐远

片语寄相思,余音也无穷
霞光染红了天边,达子香呵,在羽衣飘飞的
回眸处,也醉了满湖的碧波
恬淡处,更是绵长,胜过乱云飞渡

而我还是抑制不住遐想,在这128公顷的广阔里
那艳丽的红,怎么迎风傲雪开进天涯
又开进湖光荡漾的碧水清波,开进仙雾缭绕
云蒸霞蔚。
生长在熔岩上的植物,有多么柔软
就有多么坚韧
触摸着它们的今世,看到了它们的前生。

那是火的附形,是另一种岩流的
奔涌、吐蕊、绽放,
每年春天在寂灭的熔岩的丛林里
重新来过一次

                 2015/6/20下午


石塘林

你可以说,这是天神巨大的盆栽
小桥、流水、晃动的倒影
由点到面,由面到点,小小的池塘
小小的湖,连缀起阔大的池塘
这完美的布局,天地无双。

望不尽的奇石,翻卷浪花 
它们奔涌,就是石的海洋;它们静止
就是巨龙、海狮、犀牛、斑马
就是,停止摆动的珊瑚
而偃松爬地,风一动,它们就把自己
绽放成 ——凤凰  

我看到大狼毒的红艳,在温婉的水流里
是如何娇媚;我看到金星梅、银星梅
她们在绿涌的清波里,摇曳的倩影;
我看见,一枝白花倒伏在叠瓦堡上
小鸟依人,风一吹,渐行渐远的达子香
于回眸处,倾覆了万里山河——

而我不能,把石塘林看成天神的盆栽
在木质的栈道上,盘膝而坐
听流水澎湃,岁月峥嵘,远古的足音
轰轰隆隆——

翻卷着白色浪花的
哈拉哈河,拍击着岩石,在清亮亮的绿林里
涌现——
软绿从中的柳叶绣线菊
正把自己探身,翻涌的浪花中

                        2015/6/21清晨


龟背岩

我定要把它从石塘林中提出
单独抒写。我在兴安度假村的清晨
拉开雪白的窗帘,看到迷雾正包裹着
绿的层峦,又袅袅地飘散

我无端地想到:众多的神龟,巨大的神龟
正浮出水面,闲庭散步。
我弃掉往日里小女子的臭美与小优雅
飞奔而去 

来时恰好。阳光正浮动晨曦,拂去雾蒙
拂去大地的梦影。 
清凉凉的水、蓝盈盈的天
软亮亮的草、明静静的花
簇拥着漫步的神龟,可爱的神龟

我在神龟背上,掬水,扬起水花、微澜
我在神龟的背上,沉思、冥想
或者,我什么都没想
神龟随喜,任凭我从 
这个的背上,跳跃到另一个的背上
它们娇宠我的愉悦,一如娇宠
水中自得的小花小草,娇宠
它们的柔软纤弱一样,娇宠我的
痴迷呆傻,娇宠我回到
一个孩子的时光

山河安泰,万物安然
我听见颂咏的乐音在阳光的谱系
拨动琴弦

                                 2015/6/21 清晨


仙鹤湖,致爱斐儿

越走丛林越茂盛,越走越是空濛寂静
云朵低垂入林间,飘飘悠悠
前方引路——
满地的蒲公英,满地的黄花,轻轻摇曳
往天涯里开,往湖里开,往碧与蓝的遥远
往它们携手、相拥里开
任性地,往迷醉里开

我们走过黄花招展
走过微风吹起漫天飘飞的花絮
我们轻轻地绕过沼泽,绕过蒲草的
陷进。在天使的牵引里
我们再绕过,茂密的丛林

别有洞天。我用什么来表述
这海拔1135米的清远?我用什么来描述
这127公顷的辽阔?我用怎样的目力来测量
这碧蓝的深,瓦蓝的深。姐姐
你看,云朵都俯身湖中去了
我要不要捞起一朵,送给你
云朵都俯身到湖中去了,它们在那里轻歌曼舞
我们要不要,也来一曲?

姐姐,你看,船早已为我们备好
只等我们摇动手臂喊:船家  船家……
一叶扁舟就划到我们身边。只是
那声音的嘹亮,已不是我们的嘹亮
欢悦的笑声,已不完全是我们的笑声

我有玫红的衣衫,长长飘飞的绿丝巾。
你有红艳艳的丝巾,明黄的长裤。
此时,仙鹤不来,我们就代它们飞过湖面
我们的手落入湖里,猛然抬起,水花飞扬
我们就划过了湖水。

软绿滴翠,拥长波碧水
这尘世浩荡,时光浩淼,不过也一瞬。
而我们,在人海茫茫中辨认出彼此
我们牵手,一起来过

                                    2015/6/21


地池,突现老虎

霏霏细雨中,走近了,10万年前的轰然巨响
那陷落,捧出水流,它装下
太阳、月亮、星光,整条银河
装下水妖的声音,日夜歌吟
那魅惑。
装下仙女的微笑,潋滟了波光

当我们在木栈道上绕湖行走
细雨敛住了脚步,我羡慕细碎的白花
饮风披露,怡然自在,不染尘埃。
多么美,那些巨大的,小巧的熔岩石
那些喷薄的岩浆,那些震裂、咆哮
奔突,低伏于寂灭里的静默

水生万物,每一块熔岩石
都是天然的盆栽
我要说出的是:我突然纵身跳下栈道
坐在一个熔岩石上拍照
不只是,我要坐在熔岩石上拍照
当我转身回眸 
老虎,骤然现身
丛林中卧着,众多的老虎 

呵,我是坐在了老虎的屁股上
我坐下去,就是它驮着的草木一株
这护法、这天神 
它们隐没于丛林,突现于丛林
是林中之王,守护的地池,也叫仙女湖水

                                 2015/6/22深夜


三潭峡,万物安泰

是水找到了水,是奔流找到了
奔流。是悦心找到了悦心,是敞亮找到了
开怀的出口。我来此,是找到
会心一笑,见心明性。

沉潜太久,必有涌现;沉默太久,必有
浩然之声。
滋养了白桦卓越,针叶茂密的哈拉哈河
滋养了花草摇曳,日月更迭。
10公里潜行,成就3公里湍急、奔涌
巨大的岩石,众多的岩石
是阻碍,却也是撞击的力 
砥砺的风光——

在我的人生里,也曾有过这样的折曲
每一步行走,都踩在险滩与石头上
没有靠山,没有背景 
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里
不过是,别人运谋的一枚棋子
一个小卒。他们俯视,你就是一只蝼蚁
他们斗争,你就是牺牲品

我已不再使用,丑陋、卑鄙 
险恶、阴森、扭曲,这类词汇
我喜欢简单、明亮 ;阳光、温暖
喜欢柔软与坚韧的组合。喜欢微笑
我就微笑。那际遇里的疼痛与挣扎,已被
统统过滤掉。 
世界不会为阴暗、寒凉
凋敝了春光。美一直都在那里
一直都不曾改变

此时,我在悦心潭边,倚栏远眺,静默不语
闭上眼,浩荡的哈拉哈河,湍急的哈拉哈河
翻海卷云,漫过我的身体——

逆流而上,在熔岩台地,穿过奇花异草
我看见,犀牛探头于流水,它的豪饮 
漾动起水纹。
我看见,老虎解下长袍,披挂中流砥柱
当我在白桦林中转身,
长脸的怪兽借助阴影,让我看到,静卧于丛林
它微微抬头

阿弥陀佛,是菩萨壁立高峰,让我看到
万象隐形。多维的空间,万物存在  
众生平等。

佛光普照——万物安泰,和谐安稳

                           2015/6/22  清晨


哈拉哈河

我一直都在找寻着,生命的水源
找一条浩荡的长河,来养育今生
这样的探寻,带着生命的胎记,在轮回的血液里
沉潜、流淌—— 

迷茫、忧伤、怅惘
瘦小、纤弱的我,曾有着深渊的惆怅
在逆流而上的路上,堵塞过,呜咽过
险些干涸过,在九曲回旋中,又看到新的
光亮。

哈拉哈河,当我站在你的身旁
我知道了,这世界就没有白走的弯路
这世界,就没有被遮蔽的风光

在大峡谷,我震撼你的风骨 
悬挂、低垂、倾覆,以霹雳之势
奔突、飞涌

在石塘林,我迷醉你的柔韧与婉约
沉迷你,水生万物而不争的情怀。
你是,堰塞的湖光、欢跃的溪流
潜伏的巨龙,吐出的一枚又一枚珍珠
你是大地借流水,簇拥着天光

在三潭峡,我感受了,你的激越
澎湃,那些撞击的力,百折不挠的勇猛。
你是一脉三叹,波光潋滟,也是汹涌奔腾

更多的河流,都是凉的。唯独你
在—40度以下的气温,展怀20公里的温暖。
河岸是皑皑的白雪、雾凇、琼花
凋敝的树木披挂银装,而你的腹地
生长软嫩的绿,云蒸霞蔚、仙雾缭绕
幸福的水牛,探头水中打捞起鲜嫩的水草。

哈拉哈,你这向西的河流
我很想跟随你,逶迤行进
找到努木尔根河,找到贝尔湖

现此,我的生命中已是,潜伏下 
一条丰富的河流

                               2015/6/23

鹿鸣湖

所有的鹿都躲藏到森林去了
它们不语,却暗暗地吹动风。
它们在丛林中,抬着头,漫过茂密的花草
观望,我们的到来。观望,我们这些
天外来客。 

天空瓦蓝没一丝云彩,天空突然
云海翻涌。而我们到来前,倾盆过豪雨
此时,正走在,霏霏细雨的前面。
鹿鸣湖用巨大的轻纱,蒙起妩媚的脸 
涨起的水流,漫过了栈道,却在我们的眼前
展开一条,探望湖心的路。

呦呦鹿鸣。此时你们不鸣,和谐的乐音
也在天光里穿过云隙,飘落。
也在蔓延的湖水中,蔓延进我的身体。
我也曾有,一只小鹿的温良与娴静,一只小鹿
草木柔软,相安无事的心。
一只小鹿的简单与优雅,而危机四伏
暗箭险恶,暗箭难躲。躺着中枪的疼痛中,开始
质疑天理。
我并未倒下,似乎变得一天比一天强大 

我靠近温良的水,靠近天光。
靠近草木茂盛,靠近心房的温暖,靠近坦荡、博大
靠近自然——
此时,我就靠近了你, 靠近了鹿鸣湖157公顷的
碧波,疗治隐秘的伤
我的嘴角上翘,微微地笑 

                                        2015/6/26清晨

乌苏浪子湖,看女儿笑嫣

哈伦阿尔山的每一个湖泊,都有迷人的传说。
是水流倒映出天语,是人类赋予自然以情怀
就像我看到,石塘林中的熔岩石
是万象的奔涌或静默,是水火交融后留下的
暗影,是亿万年前的闪电与雷鸣。

世界是多维的,万物是照应的。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只等慢慢找到
相遇,或惊异发现——

我的女儿,你借用了乌苏浪子湖的风
打开了翅膀;你借用乌苏浪子湖的水
滋生了花朵;你借用那些翠绿的树木
辽远的树木,树木中馥郁的香
舒展了捆缚的你。你绽放嫣然
是娇小的美人鱼,站在船头,灿烂地笑。
当你悠然转身,风来了
你欲把风中飞舞的发丝
用举起的双手,小巧的双手阻拦
我发现,可爱的人鱼,她迷醉地歌唱

这是一个女儿国,湖里的鲫鱼都是女儿
我的女儿,不是你借用了风,借用了水
借用了135公顷的阔远,天空巨大的明镜
照见了自己。
而是它们,借用了你的灵气,你的美
借用了你生命里的种子,发芽、含苞
酥酥打开,又灿烂绽放

天与地,人与万物
自然和谐,才是大美  

                                   2015/6/28  清晨


哈伦阿尔山

之于我,喊你的时候,默念你的时候
一定是哈伦阿尔山。“哈伦”,是减不去的
省不得的。就像我背靠,逶迤的大兴安岭
眺望辽阔的草原,喊着:额吉、额吉
额吉……

我在玫瑰峰,重新确认,找回自己
当我来到,蜂拥而来,开得正好的
黄连、火柴花、虞美人
布满山顶的星星草  
她们每一个,都喊着我的名字。

我从一出生,就向远方行走。放逐与自我放逐的
路上,有太多的迷茫与困顿
忧伤、怅惘,深夜里辗转难眠 
一个人默默地,流泪、悲伤、挣扎——我承认,我曾
绝望过。

是额吉从历史的深处
从茫茫的草原中走来,她用慈爱的、深邃的
博大的声音说:孩子,要学会等待
我们蒙古女人的眼光,是深邃的——
静谧的夜,唯有额吉的声音 
她曾对孛儿贴说过的,她又说给我
我颤抖着握紧史书,擦去泪雨千行  
随着额吉的目光,就看到了远方。

云蒸霞蔚。在玫瑰峰之巅,雨来了
瞬间,又离去。万象奔涌、岁月峥嵘
我的女儿站在这里说出:
挥斥方遒——
没错,我的孩子,是你听见了万马奔腾
是你看到了,高高举起的苏鲁锭
风吹草低啊,你看到历史的烽烟

北面就是,阙奕坛古战场
我们所在的玫瑰峰,正是大汗的
点将台——
“挥斥方遒”,你脱口而出的
在玫瑰峰,没有什么比这更恰切。

我说:“哈伦阿尔山,我身体中的血脉,千军万马都为你奔腾”
历史、尘烟、烽火,现世里的旖旎风光
和谐、安宁,那些辽阔的美 
我自当,以沸腾的血液,千军万马奔涌的词汇 
来诉说——

                                                                       2015/6/29  清晨            作者:娜仁琪琪格

娜仁琪琪格  蒙古族,辽宁朝阳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型女性诗歌丛刊《诗歌风赏》主编。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诗集《在时光的鳞片上》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辽宁文学奖等多种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