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山旅游网

在远古的回声里徜徉

发布日期:2014-05-27 作者:阿尔山旅游网 点击数:186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石塘林不仅仅是一个新鲜的名词,还是“催生”新名词最多的地方。这片在山谷密林中裸露的黑褐色玄武岩石塘,长约20 公里,宽约10公里。塘中巨石滚滚,宛如一条波浪起伏的石河,汹涌澎湃,摧枯拉朽地流淌过这里,改变了这里,又经过冷冻、凝结、风化、崩裂、破碎……才形成了如今的模样。毫无疑问,每一块石头都有来历,都有名称,都有奇妙的故事……我仿佛在远古的回声里徜徉。

我最先理解的一个名词是火山弹,它是火山喷发时抛入空中的岩浆在流体作用下,迅速冷凝形成的纺锤形熔岩块。根据它的大小和与火山口的距离,可以判断火山喷发的强度。

一天,拍摄田教授和他的学生在石塘林挖掘火山弹(科学考察)的场景后,在一个羊圈门口,我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块形似鸡蛋的大石头,直径约有50 厘米。是不是火山弹啊?!我兴奋得顾不上跟主人打招呼,使尽浑身力气把它搬了起来扛在肩上,一溜小跑来到田教授面前。

“真的是火山弹!这么大啊!”田教授也喜出望外。这么多天了,他还没发现过这么大这么完整的火山弹呢!整个考察队的成员都围了过来。

我正得意的时候,一位老乡牵着狗来了,怒气冲冲地质问我:“你看着挺斯文的,怎么把俺顶羊圈门的石头搬走了?”

一番赔礼道歉后,我方才弄明白,这枚火山弹在他家已有十多年,一直当顶门石用:羊进了围圈,把门关上后,再用这石头堵在门上。火山弹被他的家人踩来踩去,表面才显得那么光滑。老乡倒是通情达理,对科学有着纯真的敬畏。这颗珍贵的火山弹目前被保存在阿尔山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内。

跟随田教授在石塘林工作数日后,我也开始满嘴术语了。原来,喷气锥、喷气碟、熔岩丘等,也是非常形象的名词。喷气锥,是熔融的熔岩气化了地表水后,数次喷气并伴随一些岩浆外溢,像叠瓦一样逐渐堆积形成的;喷气碟是喷气锥的雏形,是喷气次数少没有形成锥状堆积的“喷气锥”,有的像喇叭,有的像碟子,因此得名。

喷气锥和喷气碟已是比较特殊的熔岩构造,我国以前仅在五大连池和达里诺尔火山群有发现。外形像“馒头”的熔岩丘就更特别了。石塘林一带有200 多个熔岩丘,一般高度在3至5 米,底部直径多在4 至15 米之间,其成因也和喷气有关,只是上涌的岩浆与热气没有足够的力量形成排气口。刘嘉麒院士曾给予这些熔岩丘高度评价:“不光是中国,就是全世界来说,这里的熔岩丘面积之大、数量之多、形态之标准、排列之整齐……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即将结束石塘林考察的那天下午,我深刻地理解了结壳熔岩。一场急雨袭来,田教授带领队伍刚走,太阳忽然从厚厚的云层中跳出,绝妙的侧逆光把一块块岩石描绘得极具立体感,我决定独自留下来再拍一会。雨后的石塘林静得出奇。当太阳再次被云层吞没,我也扛起相机准备收工了。忽然脚下一滑,左脚掉入了一个石缝中,登山鞋被牢牢地卡住,小腿几乎不能动了。

这是一整块开裂的结壳熔岩下沉后留下的石缝。从表面看,结壳熔岩就像干涸、龟裂的大地。它是熔岩在流动过程中,表层和底层受冷凝结速度不一样而形成的。这个石缝入口很小,但底部很大,有些像食肉动物的口腔构造,被衔住的动物是很难挣脱的。我试着解开鞋带,想把脚从鞋里拿出来脱身,但努力数次都失败了。手机放在车上了,身边没有任何求救的工具。一个多小时白折腾后,眼看日薄西山,我不由得喊了起来:“有人吗?有人吗?”

声音在宁静的石塘林传得很远,远处真的有了回音:“怎么了?”

“我被卡住了,过来帮帮忙吧!”

十几分钟后,一位中年男子来到我的身边,放下白色的渔网,看了看,摸了摸,直摇头,“我回林场找东西吧,你等一会。”走了不多远他又返了回来,从我的身后寻了几块岩石,塞入石缝中,再抱起一块较大的岩石砸下去,几次下来,石缝终于松动了——看来这些石缝卡过的人已不止我一个了。我先取出了脚,然后拿出来鞋。

“师傅,谢谢您!您是?”

“哦,我是林场的张建国。”他说罢转身走了。

回驻地我仍后怕,田教授却调侃道:“若真发生了什么意外,还可以给石塘林增添神秘色彩嘛。”

撰文/ 杨孝